冯满天

“非琴不是筝,初闻满座惊。”这句诗是描述阮的创始者、魏晋“竹林七贤”之一阮咸弹奏的音色。在很多地方阮又叫阮咸,就是直接套用了阮咸的名字来称呼这种古老乐器。
冯满天反复调研发现,当代民族乐队中尽管有阮乐器的编制,但这并非古阮。“他们参照日本正仓院收藏的唐代阮咸样式制阮,却把琴板上的花纹误认为镂空,可真正的中国古乐器是从来不在琴板上开口的。”这些镂空,反而把古阮的音色和音量限制了。从1993年起,冯满天便一头扎进阮的世界,去寻找古阮真正的音色,他也有了“阮痴”的名号。
冯满天寻访了许多制阮琴师,但结果让他失望。“中国的民族乐器制作水平还处于农业社会。做琴师傅都不懂弹琴,而弹琴的人又不会做乐器,不像西方工艺进化很完善。西方制琴师都必须是弹琴的人,对演奏有切身体会。”不甘失落的冯满天决定自己动手制琴。他翻书学习,拆琴观察,又去探访西方做提琴、吉他的琴师。为了去掉琴板上的音孔,冯满天足足琢磨了七八年。虽然音孔去掉很简单,但要保留音量是个难点,最后他从石子入水瞬间找到灵感,在琴侧开了个小孔,找回音色的同时又保持了音量。
最终在《出彩中国人》舞台上呈现的这把“仿唐隐孔中阮”诞生了,而在它之前,冯满天耗费了47把失败品的代价。他将家中积攒的钱都花在制琴上,为此没少得罪家人。冯满天承认,在阮的世界里,自己好像是进入了一种洗脑的状态。“只要街上看见人背着阮,我就会跟着人家问,看看别人的琴。只要有外国人买阮,我都会非常好奇地跟人家解释,凡是一切跟阮有关的都令我着迷,我就是为这事痴狂。”冯满天说。